深度-中超注册大关:规则渐失梦想消融 足协如何定位_中国足协

原标题:深度-中超注册大关:规则渐失梦想消融 足协如何定位

规则,是用来遵守并展现制订者在法理上拥有的价值和力量。但对于中国足协来说,他们发现他们制订的规则,正在被他们自己所抛弃。在1月29日17时,中国足协收到了包括重庆和津门虎在内的六支球队关于上一年度工资确认表的延期申请;已递交的确认表中,部分签字内容,也经不起考核甚至推敲。

这意谓着,中国足球的“球员高薪”、“投资商人傻钱多”的标签,正在被投资方自己撕去。资方并非人傻钱多,而是因为在限薪令以及眼前经济环境下,中国足球无法吸引到热钱涌入,同时足球俱乐部无法在新三板上市,就无法割到韭菜。在过去五年中被资本控制的中国足球,终于渐渐被资本所放弃。这才是眼前众多俱乐部退意渐深,球员教练欠薪不断的深层原因。

投资方的下限与无奈

在2021年1月,关于职业球队工资确认表的新闻不绝于耳:有苏宁球员因未领到足额工资而未在确认表上签字,其在训练结束后都没有盒饭吃;而刚打入中甲的淄博蹴鞠队,有球员甚至晒出了空白的支票,他们被欠薪的时长超过两年。

一时间,从中超到中乙,除了恒大、上港、富力、深圳、国安和鲁能诸队,大量北方球队以及二三级联赛的球队,欠薪新闻不久于耳。有球队在2020年11月就开始准备投降,如泰州远大。

泰州远大的投资方较为理性,资方知道,他们没有资金在2021年把球队运营下去,早早选择离开,看似略显凄凉,但还有契约精神。像淄博蹴鞠,则充分的展现了中国式的资本下限:先是拖球员的各种费用,最后再晒出各种被签字的工资表;接着被球员和前经理一一戳穿为伪造。

这还不是最经典的,有俱乐部公然威胁球员:在不在2020年的工资确认表上签字?不签字俱乐部就解散,看看辽宁球员,球队解散了他们要不回来被欠的一分钱。

毫无下限的投资方态度,深层次反映出来的是:俱乐部没有钱,维持一支球队的运营花费实在太多。以泰州远大为例,在2020年底,俱乐部出现一大批即将解约的球员,一旦续约,可能是不低于三千万的工资额。这仅仅是一部分球员的工资,还不包括奖金和球队的其他运营费用。

在2020年,远大希望获得一项成绩,比如在足协杯打入决赛,或者冲入中超。这样可以维持资方的希望,但在足协杯十六强被淘汰后,远大投资方认为他们不可能在短时期内打造一个足球帝国。幻梦破灭,就要急早脱身。

但是对其他球队来说,他们想拖到2021年。这是一种网贷心理:拖一天是一天,熬成什么样是什么样。

网贷心理的爆发与后果

什么是网贷心理,先是用明天的钱,过今天的生活。到最后,用明天的钱,来支付今天的利息。

中国足协当然也知道俱乐部的网贷心理,足协已在29日前把700万的分红发给了各支俱乐部,希望能够解燃眉之急。但七百万只是杯水车薪,别说中超俱乐部的欠薪,就是中乙的欠薪都解决不了。

网贷心理的起源,从2015年开始。当时大量热钱先涌向股市,在成功割了韭菜后,又从股市退出进入房地产行业,这些热钱又通过房地产,涌向了相关建筑行业以及互联网金融行业,一部分热钱进入了中国足球。这使一大批烧钱的俱乐部应运而生,其中包括华夏幸福以及后来的梅县铁汉。

烧钱俱乐部的特点和立场是:多为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的关联控股企业,希望把足球项目运作上市,至少能够运作到新三板,最后来割韭菜的钱,这是资本进入中国足球的唯一原因。但随着监管严控,资方失望了。

梅县铁汉是第一个崩溃,他们在2018年底,发现不仅无法把足球经营上市,而且已经拖累主业,并于2020年2月4日两次延期工资确认表后正式退出;华夏幸福的2020年三季报,总负债高达4158.71亿元。也许是盘子更大的缘故,华夏还能够表面“撑”下去,但是梅县铁汉已经不行。

即使是恒大,他们在新三板上市的梦想也破灭了,但恒大始终能够找到“政策导向下的互联网金融增长方向”,恒大汽车的出现正是如此。但是现在所有俱乐部,已没有任何热钱吸引力。网贷心理,则使俱乐部现金流干竭。

如果2021年中国足球俱乐部无法在新三板上市,未来就不会有。

恒大做足球的最初,就是希望把足球项目运作上市。他们需要不断烧钱买来球星,依靠球星来获得关注和吸引力。这个模式被其他竞争俱乐部接受了。一部分俱乐部,是希望把足球资产运作上市割韭菜;一部分俱乐部,是陪着恒大起舞,放不下面子。

中国足球被资本奴役了,丧失了基本的价值。所有俱乐部都发现:球员的工资和奖金太高,高到他们就是借明天甚至是后天的钱,都发不了眼下球员的工资和奖金了。于是,今天的一幕出现了,大量俱乐部出现了欠薪。虽然有些俱乐部提供了确认表,但该表的真实性,不值得一提。

足协的定位与反定位

自由的市场,决定自由的精神。尽管饱受辱骂,但是必须要说,中国足协的限薪令和中性名,正是针对中国足球资本乱象和网贷心理的独门药。药劲猛而大,且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效果不好,因为足协过于高傲冷漠,过于展示其行政力量。因为中国球迷把眼前乱相,归于中国足协。

这当然是错误的,在过去五六年间,中国球迷花了比意大利、西班牙球迷至少超出两至三倍的成本,才能看到同样的球星。这些外援拿着上亿元的高薪,剥夺得基层球员和教练应该获得的生存保障,在离开的时候吐槽中国的一切。我们中国人,不应该因为足球投资方的无耻与愚蠢,而接受这种污辱。

中国足协的定位是“政策制订以及执行”。从目前来看,足协正在用“强政策”来规范市场,包括中性名以及限薪令,这是扼杀资本的幻想以及割韭菜的目的。足协眼下的政策,是允许足球市场以足球价值来说话的第一步。作为一名足球作者,个人支持,但现在,足协已经乱了方寸。

妥协,接受大量俱乐部存在着伪造的工资表签名,并且饱受球员和球迷的指责,这是维持中国各级联赛运营下去的唯一机会。但,这打了自己的脸。

认真起来,会发现各级联赛能剩下的球队,连三分之一都不到,2021赛季无法进行,中国足球立刻成为舆情热点。这,是谁也担不起的责任与后果。

两难选择,正常人都会选择前者。

但其实,所有人都被资本奴役了。当资本进入中国足球,花不可思议的巨资买来外援垄断冠军时,他们的梦想是把足球运作上市,割更多的韭菜。在这个过程中,狂热的球迷,无数的球员与教练,都被资本奴役且控制着。

球迷终有一天会发现,中国足球在资本的狂炒之下,愈发落后;大部分球员和教练发现,尽管有人拿到亿元年薪,但他们微薄的收入能被欠上两年;足协发现,当资本要离开中国足球时,他们承担了骂名。

而现在,这一切必须由足协来解决。这是他们的命运。

(爱游戏体育 钱琨)